背背背背背背背背佳

阴阳师李轩

※双鬼轩策向
※驱鬼情节全部瞎掰,专业人士可以指点一下
※极度ooc慎入
※x市设定为厦门,不然怎么可能会有海?


吴羽策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x市人,所以他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的亲友也是一群普通人。

李轩除了平时在战队里训练,还在外面赚外快,估计干的还挺好,吴羽策看着每到周末和假期,手机就响个不停的李轩,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一直没开口问他到底在干嘛。有时候听见恋人在接电话时蹦出的“酬金”“委托”等字眼,不由得为李轩担心了好久——他做那些危险的外快真的没关系吗?李轩家里急需用钱吗?

吴羽策这人脸皮薄,有些话即使是最亲密的恋人,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在中午两人吃饭的时候,红着脸小小声对李轩说:“李轩……要是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讲。”然后错开了对面那人的黑人问号脸,低着头小口小口地扒饭。

吴羽策发现事情有些许不对劲时,是在一个夏休期。

吴羽策和李轩两个都是x市本地人,即使是夏休期,也会没事就聚一聚,关系发展为恋人后,更是如胶似漆,奈何李轩的外快时间安排实在是太紧,热恋的两个年轻人只能一个星期见上一面,比起平时天天待在一起的状态,都不觉空虚了好多。这天李轩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他打完工就来找吴羽策,和恋人好好吃一顿饭。

吴羽策脸上波澜不惊,其实心怦怦直跳:男朋友要专程陪自己了!!!!!!!!!仔细想了想后,还是对李轩的外快内容好奇的不得了,于是对恋人说: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去你那里看看行不?

吴羽策也没想到李轩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现在坐在本省首富的劳斯莱斯上,旁边是背了个黑色背包的李轩,首富先生坐在副驾上与李轩谈笑风生,从电竞谈到政治,从虚空食堂聊到美国阳光明媚的西海岸。吴羽策有一点惊慌——李轩的外快不会是陪有钱人聊天吧???

劳斯莱斯停在了一个观海别墅群旁,李轩牵着吴羽策下了车。首富先生很明显已经知道了两人的关系,对这两个人牵小手的行为视而不见,只是对李轩点头示意:“就是这里了。”吴羽策敏感地注意到,这人对李轩的语气中,有好几分尊敬,说到“这里”时,还有几分恐惧。

李轩也点点头:“具体的一些情况,贵公子也跟我详细的说了,如果先生不想见到待会的情形,可以先离开了,完事了会跟您联系的。”首富似乎早就在等这话了,马上脚底抹油上了另一辆宾利就溜了。劳斯莱斯在院外候着,别墅的大门外,只剩下轩策二人。

吴羽策刚想说要是不方便我就在车里等着,李轩握住了他的手腕:“阿策,我是认定了要和你过一辈子的,有些事必须要让你知道,要是你觉得无法接受,再……”吴羽策不想听完这家伙想说的话,那是他最不想停的,他一字一句地盯着李轩说:“别废话,我们进去!”

李轩轻轻地摸了摸吴羽策的脸:“好,为了方便你看到,先要……闭眼。”吴羽策乖乖地闭上了眼睛,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蹭了蹭自己的眼睛,“阿策,等会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叫,相信我,我会保护你的。”吴羽策在李轩的怀抱里闷闷地应了一声“嗯”。

李轩推开了别墅的大门,吸了吸鼻子,牵着吴羽策的手,打开了别墅的电闸,开了大厅的灯。李轩的体温偏低,温凉的手上起了好几个薄薄的茧,蹭地吴羽策心里痒痒的。李轩的声音像凭空从脑海里冒出来的一样:“你只要牵着我的手不松开就好了,不用害怕。”,吴羽策扭头看了看李轩,那家伙竟并没有张嘴,却朝自己微笑着。

谁害怕了啊(\#-_-)\┯━┯虽然这么想,但还是紧张了起来。

李轩牵着吴羽策噔噔噔爬上别墅的第四层阁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四楼的视野有点灰蒙蒙地,可李轩往那一站,就有一种调高了界面亮度的感觉。“可能是热恋期那种恋人最帅的心理吧”吴羽策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弄红了脸,耳朵根都是热热的。李轩把背包放在了地上,打了个响指,一个孱弱纤细的小姑娘浮现出来,穿着估计是粗布麻衣,身体是半透明的,姑娘四周的空气微微扭曲,她自己也在发着莹莹的光。

被牵住的左手被那人轻轻捏了捏:“我式神。”李轩在他脑海里这样说。

姑娘对李轩和吴羽策各行了一个礼,开始像术士一样吟唱些什么,李轩熟练地在背包里拿出似笔的东西开始在地上圈圈画画,差不多结束时又抽出一根银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把一滴血珠沾在吴羽策脸上,抹开了,声音又浮现出来:“这样,‘那东西’就看不见你了。”

李轩松开手,缓缓走到了刚刚画的圆圈中间,右手伸出,手腕轻轻一颤一翻,一张黄纸就好似凭空冒出来的,倏地冒出了幽幽蓝焰,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一团黑雾从地缝中钻出,吴羽策能听见那个非自然生物的低吼。李轩的脸上却是怜惜的神色,左手再一翻一颤,一张白纸被点燃,燃起的却是绿焰。黑雾不再低吼,吴羽策形容不出来这是种什么声音,要用王杰希的话来说,就是“幼猫的嘤咛”。李轩也注意到了,笑容绽放在他的嘴角,就像是与吴羽策独处时的微笑,温柔地好像有一潭碧波漾在眼角。

吴羽策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脖颈,腹诽着:跟一只非自然生物吃什么飞醋呢!

黑雾在李轩的咒术和绿焰的配合下渐渐变淡。李轩把窗开了,粉尘就随着气流,消散在风中了,只剩下一只镯子静静地躺着地上。

“还以为这次有多刺激,结果就是一个被负心汉抛弃的女人来寻仇嘛。”李轩不满的嚷嚷。吴羽策接过李轩递来的手帕,把镯子包好:“这个是要交还给那个……”
“林先生。”
“嗯。”

良久的沉默。

“阿策,谢谢你。”李轩凑上来,在吴羽策眼角留下一个轻吻。
“……你是不是本来想亲我额头但是发现自己够不着?”
“……我觉得有时候咱俩太过默契也不太好。”

首富林先生接过了那个差点成为自己奶奶的女人的手镯,劳斯莱斯把轩策二人送到了虚空俱乐部的大门口。

吴羽策轻轻戳戳恋人:“你还记不记得现在是夏休期…?”李轩揉揉他的头发“记得,但是司机忘了——不如我们一起走回去吧,去我家。”吴羽策也笑了起来:“不胜荣幸。”

黄牛的眼泪还没失效,那个苍白美丽的姑娘仍然在后面跟着他们。“我是不是还没介绍,这位是我的第一个式神,菱。”菱绽开一个苍白却真诚的笑容:“少夫人好。”“菱你已经认识阿策了我就不介绍好了”有些人在紧张不安的时候往往会越冷静,吴羽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当菱向他伸出手时,吴羽策花了好几秒来思考这姑娘的意图,这才将手附上去:菱的手是冰凉的。“当鬼魂向一个人类示好时要说出自己的死因,”小姑娘眨眨眼,“我是在1937年的冬天在南京被日本人杀的。”然后嘟嘟囔囔地朝吴羽策抱怨起来了:“少夫人我跟你讲啊,少爷他每次一回家,张口闭口就是‘阿策’‘阿策’,你应该多陪陪他嘛,免得他又欲求不满……”

李轩伸手弹了弹菱的脑袋:“没大没小。”
“这样算起来人家小姑娘比你大了七十多岁哦。”
“阿策到底你是哪边的!”

李轩是一个阴阳师。事实上李家世世代代都是阴阳师,这李姓还是唐朝皇帝赐的。李轩不会除妖,但他会观星宿、相人面、画符念咒、施行幻术,对于命运、灵魂和鬼怪也浅知其原委,别的小孩晚上做完了作业就打打游戏,李轩不行,他要继承李家的家业,要刻苦练习阴阳术。

有钱人往往都迷信,每每高额请李家人来驱邪除妖,李轩往往兴致勃勃地奔过去,然后颓然地安抚超度的怨灵回来——学习了阴阳术十多年,怎么碰上的都是这些轻轻松松便可解决的小鬼????

李轩那天晚上把吴羽策压在身下之前先开了口:“阿策,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要把阴阳师当副业来打游戏吗?”吴羽策歪着头看他,李轩受不了这带水的眼神,不打自招:“你可别被吓着啊,其实是因为我看虚空这块地方不太好,容易招鬼,所以才进来驱一驱阴气,”看见恋人错愕的神情,赶忙摆摆手,“哎呀——我出道那一年阴气就被驱光了,怕什么,”想了一想又补了一句,“现在留在这里,是因为热爱着荣耀,热爱着你啊。”


完事后吴羽策被李轩搂着,却怔怔地望着天花板,想着曾经与这个人相处的种种。

黄少天说虚空有三鬼不吉利时那人有些错愕的神情。

叶修散布王杰希会看相的谣言时那人的惊讶。

队员们凑在一起看林正英的电影时的嗤笑。

……

吴羽策:原来有那么多伏笔的吗????????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