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背背背背背背背佳

记一次别开生面的国家队直播②

※OOC严重

※“【】”符号中为直播弹幕内容

凌晨五点的宿舍,只开了走廊昏暗的灯,喻文州把面具套在头上,镜头再一次摇晃,看上去是在帮忙戴面具,待到终于稳定下来时,喻文州从视野里消失了。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那面具是Harry的隐身衣,带上的人就看不见了。”摄像师的声音莫名熟悉,慢慢拖长了调子,悠悠然道。

【方神是你吗方神?】【应该是他错不了,前天在柏林直播蓝溪阁中草堂大战到时候还说自己要出一趟门诶】【方士谦鉴定完毕√】

一个黑色的人影从天而降,一张可怖的脸映在屏幕前,惨白的脸上,瞳孔是了无生机的纯黑,两抹诡异的腮红之间夹着的是直开裂至耳根的红唇。

极静了几秒后,镜头剧烈地抖动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方摄杀猪般的——笑声。

“蛤蛤蛤蛤蛤蛤蛤嚇嚇嚇吭吭吭噫嘻嘻嘻嗝,”镜头一阵旋转,一只手伸出来拍了怕那鬼的肩膀,“文州吓人很有一手嘛,把摄像机翻过来这样的歪点子都能想到,直播间的小朋友们可不经吓,走走走,哥哥带你去吓王杰希。”

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方前辈,这可是你怂恿我这么干的,这锅有点沉啊。”

【……好希望等会王杰希暴打这两个人啊】【前面+10086】【最好把方士谦打到跪在地上orz】【离开了微草这人是越来越浪了啊】【没人管着不浪才怪咯】

喻文州穿过一排排房间:“这里是周泽楷,这个是方锐,门上贴着便签的不是苏沐橙楚云秀是李轩……”李轩的房间过后,喻文州停下来,“这里就是王杰希前辈的房间了。”

镜头转了转,门上并没有贴着李轩那样的粉红色便签,倒是画了一个简笔画的丁老头,眼睛还一大一小。喻文州揉揉眉心:“少天昨晚熄灯后又跑出来了……”

【23333333】【黄少今年是不是三岁啦?】【这个丁老头蜜汁可爱啊】【某人还在上面签了个名233333】

喻文州用备用房卡开了门,体贴地帮方摄扶了下门,两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就着走廊和窗帘透出的光,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睡姿十分严谨,规规矩矩地盖着被子。方摄十分专业地开了夜间摄影,房间静地里只能听见床上那人的呼吸。

喻文州凑上前去,趴在王杰希身上,面具上的几缕假发蹭到沉睡的那人脖颈。方摄这个时候还不忘满嘴跑火车:“看看看,赶紧看,你们老喜欢的喻王,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方神还真的看同人?】【小袁的话竟然能信∑】【方神啊请勿上升真人哦】【圈地自萌靴靴ww】

方摄看上去并没有想要辩解什么,倒是喻文州抬起头满脸黑线:“前辈……这个时候就不要再开这样无聊的玩笑了啊……”镜头的摇动看上去像是方摄耸了耸肩,喻文州又到,“前辈,帮我把手电筒拿来吧。”镜头上下动了动,看上去像是在点头,随即递来了个柱状体。

TBC.

叶不羞、方4000、文州、少天可以组成一个“气死王杰希组”√

记一次别看生面的国家队直播①

*OOC严重

*“【】”符号中为直播弹幕内容

*无cp纯友谊向

镜头摇晃了几下,喻文州的脸出现在屏幕前方。

 

“大家好我是喻文州,你们看得到我吗?”

 

【鱼鱼!!!】【看得到看得到!】【队长真是辛苦啊,那边应该还是凌晨吧?】【有黑眼圈的鱼鱼还是一样的秀色可餐~舔舔prprpr】

 

“现在我在世界荣耀邀请赛各国国家队塌下的集训宿舍楼中国队专属楼层,现在我正在想办法把摄像机从三脚架上拿下来,我边拆边大致的说一下今天活动的具体流程……”

 

【鱼鱼认真拆三脚架的样子好可爱ww】【明明是苏苏苏好吗前面的!】【之前官网投票的结果发布了!应该就是今天的活动流程了吧……】

 

为了庆祝中国队的首场胜利,而且一上场就把人家瑞典队剃了个光头,联盟策划了一个“探访国家队的一天”的直播,这也是为什么国家队队长苏黎世时间凌晨五点钟出现在某直播APP的直播间中的原因。

 

喻文州放弃了将摄像机从三脚架上搬下来的想法,他决定就当无事发生过,清了清嗓子:“根据大家投票选出来的活动,我等会将会在这个纸箱里随机抽取一个国家队其余十二个人——包括叶领队中的一个,用联盟提供的道具之一来叫醒他,然后让他再用抽签的形式去……”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阴侧侧地笑了笑,“去叫醒张新杰。”

 

【wodema不是吧联盟这次玩这么大?】【赌不赌?我猜是张佳乐√】【那就变成乐乐挑战新杰作息时间表的霸图日常了,没爆点啊】【这里猜叶神】【但是好想看到反差萌啊!】【这种挑战新杰作息时间表的事情要交给老实人才好看啊!】【老实人:小周周轩哥儿?】【只有我期待鱼鱼等一下会用什么道具叫人吗……】

 

喻文州结果递来的纸箱,另一只手伸进去摸索了几下,再缓缓地抽出来:“我看看……王杰希。”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这就是庙药命中注定的猿粪吗】【现在大家应该把重点放在喻队等会的叫醒方式上了!】【嘻嘻嘻好期待之后大眼的反应】

 

镜头从一个固定位置上被拿起,随着喻文州的起身而移动:“感谢摄影方先生的帮助,我现在要选择道具了,”喻文州的手停在一张桌子上,手指轻轻点着桌子,看上去在思考什么。镜头配合地慢慢滑过,只见桌上放着矿泉水、羽毛笔、巴啦啦魔仙棒、眼药水、扩音器、用塑料袋包着的黑色袜子、看上去挺可怕的鬼面具等物品。

 

【我猜喻队会选眼药水】【用力扒开那人较大的那一只眼睛,用力一挤——】【前面的别说了,听着眼睛疼】【你们考虑过那只大眼的感受吗,没有,你们只考虑过你们自己】

 

喻文州头抬都没抬:“我觉得你们会想我选眼药水,你们就不想看看你们的老公被鬼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吗?”他拾起那个鬼面具,“我看过一次,现在都记忆犹新,屏幕前的王队老婆粉们,今天喻某人就为你们提供这样一个别开生面的“走进真正的王杰希”吧。”

TBC.

阴阳师李轩

※双鬼轩策向
※驱鬼情节全部瞎掰,专业人士可以指点一下
※极度ooc慎入
※x市设定为厦门,不然怎么可能会有海?


吴羽策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x市人,所以他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的亲友也是一群普通人。

李轩除了平时在战队里训练,还在外面赚外快,估计干的还挺好,吴羽策看着每到周末和假期,手机就响个不停的李轩,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一直没开口问他到底在干嘛。有时候听见恋人在接电话时蹦出的“酬金”“委托”等字眼,不由得为李轩担心了好久——他做那些危险的外快真的没关系吗?李轩家里急需用钱吗?

吴羽策这人脸皮薄,有些话即使是最亲密的恋人,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在中午两人吃饭的时候,红着脸小小声对李轩说:“李轩……要是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讲。”然后错开了对面那人的黑人问号脸,低着头小口小口地扒饭。

吴羽策发现事情有些许不对劲时,是在一个夏休期。

吴羽策和李轩两个都是x市本地人,即使是夏休期,也会没事就聚一聚,关系发展为恋人后,更是如胶似漆,奈何李轩的外快时间安排实在是太紧,热恋的两个年轻人只能一个星期见上一面,比起平时天天待在一起的状态,都不觉空虚了好多。这天李轩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他打完工就来找吴羽策,和恋人好好吃一顿饭。

吴羽策脸上波澜不惊,其实心怦怦直跳:男朋友要专程陪自己了!!!!!!!!!仔细想了想后,还是对李轩的外快内容好奇的不得了,于是对恋人说: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去你那里看看行不?

吴羽策也没想到李轩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现在坐在本省首富的劳斯莱斯上,旁边是背了个黑色背包的李轩,首富先生坐在副驾上与李轩谈笑风生,从电竞谈到政治,从虚空食堂聊到美国阳光明媚的西海岸。吴羽策有一点惊慌——李轩的外快不会是陪有钱人聊天吧???

劳斯莱斯停在了一个观海别墅群旁,李轩牵着吴羽策下了车。首富先生很明显已经知道了两人的关系,对这两个人牵小手的行为视而不见,只是对李轩点头示意:“就是这里了。”吴羽策敏感地注意到,这人对李轩的语气中,有好几分尊敬,说到“这里”时,还有几分恐惧。

李轩也点点头:“具体的一些情况,贵公子也跟我详细的说了,如果先生不想见到待会的情形,可以先离开了,完事了会跟您联系的。”首富似乎早就在等这话了,马上脚底抹油上了另一辆宾利就溜了。劳斯莱斯在院外候着,别墅的大门外,只剩下轩策二人。

吴羽策刚想说要是不方便我就在车里等着,李轩握住了他的手腕:“阿策,我是认定了要和你过一辈子的,有些事必须要让你知道,要是你觉得无法接受,再……”吴羽策不想听完这家伙想说的话,那是他最不想停的,他一字一句地盯着李轩说:“别废话,我们进去!”

李轩轻轻地摸了摸吴羽策的脸:“好,为了方便你看到,先要……闭眼。”吴羽策乖乖地闭上了眼睛,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蹭了蹭自己的眼睛,“阿策,等会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叫,相信我,我会保护你的。”吴羽策在李轩的怀抱里闷闷地应了一声“嗯”。

李轩推开了别墅的大门,吸了吸鼻子,牵着吴羽策的手,打开了别墅的电闸,开了大厅的灯。李轩的体温偏低,温凉的手上起了好几个薄薄的茧,蹭地吴羽策心里痒痒的。李轩的声音像凭空从脑海里冒出来的一样:“你只要牵着我的手不松开就好了,不用害怕。”,吴羽策扭头看了看李轩,那家伙竟并没有张嘴,却朝自己微笑着。

谁害怕了啊(\#-_-)\┯━┯虽然这么想,但还是紧张了起来。

李轩牵着吴羽策噔噔噔爬上别墅的第四层阁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四楼的视野有点灰蒙蒙地,可李轩往那一站,就有一种调高了界面亮度的感觉。“可能是热恋期那种恋人最帅的心理吧”吴羽策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弄红了脸,耳朵根都是热热的。李轩把背包放在了地上,打了个响指,一个孱弱纤细的小姑娘浮现出来,穿着估计是粗布麻衣,身体是半透明的,姑娘四周的空气微微扭曲,她自己也在发着莹莹的光。

被牵住的左手被那人轻轻捏了捏:“我式神。”李轩在他脑海里这样说。

姑娘对李轩和吴羽策各行了一个礼,开始像术士一样吟唱些什么,李轩熟练地在背包里拿出似笔的东西开始在地上圈圈画画,差不多结束时又抽出一根银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把一滴血珠沾在吴羽策脸上,抹开了,声音又浮现出来:“这样,‘那东西’就看不见你了。”

李轩松开手,缓缓走到了刚刚画的圆圈中间,右手伸出,手腕轻轻一颤一翻,一张黄纸就好似凭空冒出来的,倏地冒出了幽幽蓝焰,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一团黑雾从地缝中钻出,吴羽策能听见那个非自然生物的低吼。李轩的脸上却是怜惜的神色,左手再一翻一颤,一张白纸被点燃,燃起的却是绿焰。黑雾不再低吼,吴羽策形容不出来这是种什么声音,要用王杰希的话来说,就是“幼猫的嘤咛”。李轩也注意到了,笑容绽放在他的嘴角,就像是与吴羽策独处时的微笑,温柔地好像有一潭碧波漾在眼角。

吴羽策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脖颈,腹诽着:跟一只非自然生物吃什么飞醋呢!

黑雾在李轩的咒术和绿焰的配合下渐渐变淡。李轩把窗开了,粉尘就随着气流,消散在风中了,只剩下一只镯子静静地躺着地上。

“还以为这次有多刺激,结果就是一个被负心汉抛弃的女人来寻仇嘛。”李轩不满的嚷嚷。吴羽策接过李轩递来的手帕,把镯子包好:“这个是要交还给那个……”
“林先生。”
“嗯。”

良久的沉默。

“阿策,谢谢你。”李轩凑上来,在吴羽策眼角留下一个轻吻。
“……你是不是本来想亲我额头但是发现自己够不着?”
“……我觉得有时候咱俩太过默契也不太好。”

首富林先生接过了那个差点成为自己奶奶的女人的手镯,劳斯莱斯把轩策二人送到了虚空俱乐部的大门口。

吴羽策轻轻戳戳恋人:“你还记不记得现在是夏休期…?”李轩揉揉他的头发“记得,但是司机忘了——不如我们一起走回去吧,去我家。”吴羽策也笑了起来:“不胜荣幸。”

黄牛的眼泪还没失效,那个苍白美丽的姑娘仍然在后面跟着他们。“我是不是还没介绍,这位是我的第一个式神,菱。”菱绽开一个苍白却真诚的笑容:“少夫人好。”“菱你已经认识阿策了我就不介绍好了”有些人在紧张不安的时候往往会越冷静,吴羽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当菱向他伸出手时,吴羽策花了好几秒来思考这姑娘的意图,这才将手附上去:菱的手是冰凉的。“当鬼魂向一个人类示好时要说出自己的死因,”小姑娘眨眨眼,“我是在1937年的冬天在南京被日本人杀的。”然后嘟嘟囔囔地朝吴羽策抱怨起来了:“少夫人我跟你讲啊,少爷他每次一回家,张口闭口就是‘阿策’‘阿策’,你应该多陪陪他嘛,免得他又欲求不满……”

李轩伸手弹了弹菱的脑袋:“没大没小。”
“这样算起来人家小姑娘比你大了七十多岁哦。”
“阿策到底你是哪边的!”

李轩是一个阴阳师。事实上李家世世代代都是阴阳师,这李姓还是唐朝皇帝赐的。李轩不会除妖,但他会观星宿、相人面、画符念咒、施行幻术,对于命运、灵魂和鬼怪也浅知其原委,别的小孩晚上做完了作业就打打游戏,李轩不行,他要继承李家的家业,要刻苦练习阴阳术。

有钱人往往都迷信,每每高额请李家人来驱邪除妖,李轩往往兴致勃勃地奔过去,然后颓然地安抚超度的怨灵回来——学习了阴阳术十多年,怎么碰上的都是这些轻轻松松便可解决的小鬼????

李轩那天晚上把吴羽策压在身下之前先开了口:“阿策,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要把阴阳师当副业来打游戏吗?”吴羽策歪着头看他,李轩受不了这带水的眼神,不打自招:“你可别被吓着啊,其实是因为我看虚空这块地方不太好,容易招鬼,所以才进来驱一驱阴气,”看见恋人错愕的神情,赶忙摆摆手,“哎呀——我出道那一年阴气就被驱光了,怕什么,”想了一想又补了一句,“现在留在这里,是因为热爱着荣耀,热爱着你啊。”


完事后吴羽策被李轩搂着,却怔怔地望着天花板,想着曾经与这个人相处的种种。

黄少天说虚空有三鬼不吉利时那人有些错愕的神情。

叶修散布王杰希会看相的谣言时那人的惊讶。

队员们凑在一起看林正英的电影时的嗤笑。

……

吴羽策:原来有那么多伏笔的吗????????

十八点水的兄弟

警告:
※嗨氏和江副兄弟设,如有不妥请提醒马上删
※纯捏造,极度ooc
※cp周江,嗨蝉
※请勿上升真人

很少有人知道,江波涛其实有一个哥哥。
很少有人知道,嗨氏其实有一个弟弟。

晚间练习做完了,刚洗完澡的江波涛头发湿漉漉的,眼睛被水汽熏得泛出了水光,擦擦滴着水的发丝,望向趴在自己床上玩手机的周泽楷:“小周,看什么这么认真呢?”周泽楷抬起了他的俊脸:“游戏直播,王者荣耀。”

周泽楷玩王者荣耀,玩得还挺好,这事江波涛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竞技游戏和荣耀是完全不同,周泽楷在荣耀里练出来的一身功夫,倒也还是派上了不少用场,手速和意识也是一流的,只是这王者荣耀与荣耀差别也是太大了,刚刚入坑几个星期的周泽楷还在摸索时期,不时地会看看大神的出装、铭文和游戏直播。

江波涛凑过去和周泽楷脸贴脸一看,吓一跳:妈哟,这是自己亲哥坐在电脑前直播啊!

江氏兄弟从小父母就离异了,母亲和九岁的哥哥留在老家相依为命,父亲牵着五岁的弟弟去了s市创业。兄弟俩虽是相隔着天涯海角,却并没有从此断了联系,父母新的生活、学校的烦恼、喜欢的游戏、青春期的躁动,明明相隔了半个中国,两人却像近在眼前。

当初在哥哥口中得知了他的游戏生涯,江波涛是羡慕极了,十三岁的哥哥在网线的那一头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玩LOL时的见闻,江波涛暗搓搓地想:要是自己想当电竞选手,父亲准会打断自己的腿。

兄弟俩一个在老家被母亲宠着护着,一个在s市被父亲放养管理,性格上有了很大的不同,再加上本来就一个像父亲一个像母亲,导致江波涛向哥哥调侃着:咱俩也只有名字像了,放在一起没准人家还只以为是名字巧合……

哥哥明明老早就开始玩游戏,但在这方面却和父亲如出一辙地认为江波涛上高中才能玩大型游戏。等江波涛十六岁那年,哥哥冷不丁发来一条QQ:那个叫荣耀的游戏不错,你去玩玩那个。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幸好父亲的再婚妻子是个开明的女人,再加上哥哥的面子上,父亲这才同意老二打电竞。哥哥还老是感慨:这下好了,江家两个男娃全去打游戏了,那群老古板亲戚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之前听说哥哥来s市参加直播平台的活动,江波涛还请了哥哥几顿饭,邀他来自己的公寓里住了几天,哥哥微微仰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截的江波涛,笑了起来:“多少年没见了,长这么高了,就是痩。”江波涛也只能嘿嘿一笑:“我身高随爸,没办法……”

周泽楷与自己的事,除了战队以外,知道的只有哥哥一个人了。继母和生母肯定不会反对,反正有哥哥这个根正苗红的好榜样在那里,但要是父亲知道这个自己从小带大的瓜娃子成了个基佬,估计要气死。

对于性取向问题,哥哥一直站在自己这边,对弟夫周泽楷也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人长得好,性格好,人品好,游戏打的是无可挑剔,理想型,理想型。江波涛却为哥哥发了愁:比自己大了四岁,哥哥怎么一点谈恋爱的想法都没有?不会也是个弯的吧……江家血脉要断在我们这一代了吗……

哥哥并没有在意这事,总把“缘分”挂在嘴旁,直到有一天,哥哥带来一个姑娘,身姿俏美,细耳碧环,行时风摆杨柳,静时文雅有余,还极有音乐天赋,一点樱桃启绛唇,两行碎玉喷阳春*,叫任红昌*,说是他大嫂。

得,这不就是貂蝉吗!

江波涛内心是惊涛骇浪:我哥不就是玩貂蝉玩得6吗,还能找个真貂蝉做老婆??????我下辈子是不是要和一个魔剑士搞基了????对不起我选择小周。

见周泽楷看直播看的一本正经,江波涛手痒痒地揉了把恋人的头发,清爽蓬松还带着洗发水的香味,终了还不忘扯了扯那人那一撮竖起来的顽固头发:“小周,”嘴唇轻触着他的耳垂,“是你大舅子游戏打的厉害还是我厉害?”

周泽楷勾起了嘴角:“猜猜看?”然后欺身压了上去。

直播,大不了明天看回放好了嘛,大舅子一定不会介意的。

*三国演义对貂蝉描述
*野史中貂蝉真名

*虽然我知道皮皮以前是贺武的但是我!不!管!你们就当贺武也是s市的就好了√

【微草全员粮食向】微草的宠物角(4)

萌新第一次发文,ooc请不要介意( • ̀ω•́ )✧

微草俱乐部后门那个开发商送的院子,终于派上了用场。微草队员们每天都可以近距离观察生物的日常活动,大概就是“狗追大猫,大猫追小猫,小猫追鸟”的奇妙景象。

 

刘小别带来了他家的草兔:“放在家里有点臭,所以带过来养好了。”草兔动了动嘴。袁柏清来了精神:“是有一点臊味啊,这孩子有名字吗?没有的话就叫轮回酒好了!”

 

刘小别其实是拒绝的,但是少数服从多数,迫于副队的淫威,这只臊臊的无辜兔子拥有了“轮回酒”的名字。柳非:“这意思是我们要让隔壁战队臣服在我们脚下,做一只兔子!”高英杰窘迫地挠挠头:“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啊……”刘小别怜爱地注视着这只可能是上辈子造了孽的兔子:“岂止是不太好,要是羊习习听了,准会想穿过半个中国来和我们干架。”

 

方士谦很显然在绞尽脑汁让自己的白芷成为网红,对此,王杰希刻薄地评价:“拥有一个这样marry苏的名字的狗,是火不了的,要么通俗,像亲亲那样,要么高逼格,要叫斯蒂芬妮那样。”于是方士谦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他需要一个宣传自家狗狗的、拥有极多粉丝的平台。他把目标放到了王杰希的微博上。

 

王杰希:想都别想。

 

微草的粉丝惊讶的发现,微草战队的官博,突然开始各种晒狗了。到后来愈演愈烈,猫啊兔啊鸟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个宠物博主。官博的简介也变成了“宠物博主,偶尔打打电竞”

 

邓复升很喜欢微草的这种巨大改变,郑重其事地把自己在三环开宠物店的表弟的明信片交给了王杰希,顺带在俱乐部里放了个巨大的鱼缸。

 

隔天,王杰希在邓复升表弟的宠物店里买了九条鱼。

 

王杰希带着微草的所有小药胚子站在鱼缸前:“看,这条叫黄少天,他吐泡泡最多,这个郑轩永远在藻类里趴着……这条最丑的就是喻文州,不要问为什么,自己去体会。”

 

高英杰把自家的仓鼠城堡提来了,四只小可爱缩在一起,放在手心上会摊开来。

 

许斌拿着装巴西龟的小箱子,他说养这个的原因是觉得这种生物和自己很像。

 

柳非带来的是小龙猫,和高英杰的仓鼠不一样,竟完全不怕人。

 

方士谦把白芷的尾巴染成了绿色,还是渐变的,那颜色可以画出一个微草队徽,方士谦对此乐此不疲,给白芷买了一系列的绿衣服,定制了一套狗狗微草队服,还在人家脖子上挂了个通绿通绿的铃铛。

 

猫家族对白芷更嫌弃了。

 

2025年的夏天,国家队全体成员集体从北京国际机场出发去苏黎世,暂时落脚在微草俱乐部。在东道主王杰希的带领下,一行人走进了微草俱乐部。迎面是一只绿尾巴的萨摩耶,直径朝王杰希扑来。王杰希带他们去了宿舍,穿过了后院。

 

从此,联盟里开始流传着微草动物园的说法。

END

*好奇的孩子可以去查一查“轮回酒”是什么ww有惊喜

【微草全员粮食向】微草的宠物角(3)


萌新第一次发文,ooc请不要介意o( ̄┰ ̄*)ゞ


微草的会客室现在的气氛堪比当年蓝雨来访,被硬拉过来凑热闹的高英杰冷地想打喷嚏。

林杰挠了挠头,干笑两声:“杰西啊,我不知道你不喜欢……”

王杰希飞快的瞟了他一眼,目光又转回到了决明子身上:“我没有说过我不喜欢鸟啊。”

林杰喜出望外,老泪纵横,吞吞吐吐的说完了自己要出差的事,眼巴巴的望着王杰希。那人又飞快地接了话:“我们很乐意,但是午休制度是您自己制定的,现在带头违反是否有些不好呢?”

正当林杰双手合十跪地orz道歉时,会客室的门再一次地“嘭”地一声被踢开了。

方士谦怒气冲冲地抱着他那只叫白芷的萨摩耶,白芷委委屈屈地缩在主人怀里,方士谦大吼:“我可去他的大西瓜!真当咱微草没脾气?你们知道黄少天那个小贱人有一只叫亲亲的柯基吧?那个小贱人刚刚call我,说他家的那亲亲成了网红,还要去参加什么选美比赛,重点是!!!!!!!他说我家白芷太胖了!!!!!!!!养了一只柯基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连决明子都停止拨弄鸟食,所有人都望着方士谦。

方士谦:?????

方士谦把手放在嘴前假咳了一声:“我不是只约了王杰希吗?怎么这么多人——林队也在!!!!!!!”白芷冲这空挡,纵身一跃,扑进了王杰希怀里。

微草的除了两位前辈以为的所有人都瑟瑟发抖:队长上火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只见王杰希摸了摸白芷的脑袋,眼角溢满了宠溺,头抬都不抬:“黄少天说是你就是?对家的话还要放在心上吗?”

此时的袁柏清充分的发挥了他老鼠屎的才能:“不公平不公平!!!白芷原来是和我亲的,现在一过来就扑向队……”话没说完,刘小别狠狠的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许斌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微草微草,按理来说不应该是有植物缘吗,怎么就招惹了这么多宠物???很不正常,太不正常了,必将有大事发生。

高英杰乖乖的靠在门边。他心中对队长的憧憬和敬仰又多了几分——也许队长真的是因为魔法师吧,原来是像hp的纽特学长那样受动物喜欢的人物啊,果然队长是善良的赫奇帕奇呢www

柳非捂住了脸:这种设定的队长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招动物喜欢的这种白雪公主感是怎么回事——队长一定是0吧!!!!!

王杰希当然不知道他的队员们的内心戏这么丰富,美滋滋地左手一鸟笼,右手一条狗,跨进了微草俱乐部的后院:“各位,你们不觉得我们需要一个专门养动物的地方吗。”

【微草全员粮食向】微草的宠物角(2)

萌新第一次发文,ooc请不要在意(っ*´Д`)っ

没有陛下的微草江山

竹沥  00:39:我刚刚去食堂拿夜宵的时候,撞见了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

大戟  00:39:麻烦这位仁兄有屁快放谢谢您嘞

竹沥 00:40:是这样的,我们今天不是把猫箱子放在了食堂旁边吗?我拿着三个包子出来的时候,看见猫箱子旁边蹲着个人,应该是在吸猫

飞刀剑 00:40:沙发

叶下红 00:41:????采,采喵大盗

竹沥 00.41:那个人身高目测180±3,根据我1.2的视力看,他的左眼大于正常人

飞刀剑 00:41:药丸,药丸

木恩 00:45:……

独活 00:46:@叶下红 你今天下午说的那句话真真是极对啊

使君子 00:46:朱军可以往好处想,这样就说明主子们是一定可以留下来的了

太上皇 00:57:emmmm小药胚子们还不睡?今天杰西没有来查房吗?

独活 00:58:先皇有所不知,其他人都是狡兔三窟带了两部手机,只有微臣脚踏实地,实实在在的用笔记本

飞刀剑 00:58:我现在在用iPad跟你们谈话,fgo十连去了

冬虫夏草 00:59:走好,祝你一四九三

太上皇 01:02:差点忘了跟你们说正事,我争取到了医院实习生外出学习的机会,估计要在南方呆上两个多月,家里的鹦鹉没人照顾,明天我带过来放俱乐部里行不?

飞刀剑 01:02:沙发,恭喜林队

木恩 01:02:恭喜林队!!!!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要问队长吧。

大戟00:03:替所有人+1

叶下红 00:05:鹦鹉(っ´Ι`)っ林队可以球个照皂片吗

太上皇 00:07:〔图片〕

叶下红 00:08: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噫噫噫噫噫噫吸鸟wwwwwww

竹沥 00:09:目瞪口交.JPG

防风 00:12:开屏见痴女 〔害怕.JPG〕

冬虫夏草 00:25:挺,挺可爱的不是吗……

第二天仍然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一天,b市连续两天空气质量为优。

趁微草战队的好队长王杰希睡午觉那一会儿,战队里迎来了一位故人。这位故人白大褂都没脱,风尘仆仆地闯进了俱乐部,手上还提了个笼子,里面装着只玄凤:“下午还要配药,我得赶紧撤,趁着饭点溜出来的,小药胚子们先别跟杰西讲啊,之后再看他反应。”刘小别拍了拍林杰的肩膀:“林队虚什么,出了事我们伟大的许副扛着。”

王杰希猛地一推会客室的门:“午间休息时间吵什么?今天晚上推迟一个小时吃饭,都给我加练……”他的视线聚焦到了那只玄凤身上。

会客室里的所有人,除了王杰希和玄凤以外,无一不屏住呼吸,有几个家伙甚至直接连眼睛都吓得闭上了,一场血案即将发生。

人生处处充满偶然。

那只名叫决明子的玄凤“呱”地叫了一声,把头扭回去了。王杰希炽热的目光依然扫射着决明子。

“林队,可以解释一下吗?”

【微草全员粮食向】微草的宠物角(1)

萌新第一次发文,ooc请不要在意( ˙ε . )

联盟众人所不知道的是。微草第一代队长林杰其实和罗辑安文逸一样,也是一个知识分子,前不久刚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现在在北京一所公立医院中医科实习。他早早退役的理由并不是网传的那样因为实力不济而退役,与所有的医学生一样——学习就够辛苦了还打什么游戏(╯°Д°)╯︵┻━┻

林队走了,但他为微草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财富——他大学前两年部分不需要的学习材料,整整两箱。这是微草队内新ID取名的宝贵素材。

那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一天,b市空气清新,万里无云。袁柏清正翻着一本草药图鉴,为自己的第五个网游小号取名字:“诶,防风又叫铜芸这名字不错,适合我这人妖号!”他炫耀似的戳戳正在打盹儿的周烨柏:“你瞧瞧我的四个小号,防己守护天使,竞技场胜率62.3%,厉害不?和你那个寒碜牧师小号没得比吧……”

睡眼朦胧的周烨柏抹了抹自己的眼屎:“我那个牧师号是给公会做贡献用的,哪个家伙会像你一样用守护天使打竞技场啊?”袁柏清晃了晃手指:“柏啊,你还是太年轻了,现在联盟哪个治疗不打竞技场?我可是联盟治疗1V1实力排行榜TOP3哦~”周烨柏:“联盟治疗才多少个,也不见得有多厉害嘛……”

袁柏清吃了瘪,又去打扰正在肝yys的刘小别:“鳖啊,你看这个,你知道轮回酒是啥不?”正在肝魂十的刘小别手一抖,花鸟卷的治疗放在了满血的一目连上,大蛇脖子一伸,茨木童子piaji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昨天就问了我一遍这个问题。”刘小别气的手发抖,又重新开了一局。

就在这两人差点要挽袖子干架时,柳非突然抱着一箱东西进来了。虽然妹子是联盟的财宝,但是这姑娘有时候比汉子还要彪悍,虽然已经不把她当姑娘看了,但是刘小别和袁柏清就怕她上来啪啪两个大嘴巴子把自己拉开, 连滚带爬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今天的柳非看上去少女心爆棚,用他们听过最嗲最嗲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把箱子轻轻的放在桌子上:“你们快来看呀,楼下捡的。”估计大家都意识到了柳非今天的不同寻常,就是连平时最乖巧最懂事最不爱凑热闹的高英杰也好奇地凑上来瞧一瞧。

箱子里的,是一只猫妈妈和四只小奶猫。

猫妈妈的左前爪受了伤,一直咪咪地叫,乖乖的蜷在柳非的怀里去队里的医务室消毒包扎。训练室里的一群汉子手忙脚乱的找毯子找碗找牛奶,虔诚的抚摸着那几只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的小猫崽。

四只毛球球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箱子放在暖气片旁边才好了点,颤颤巍巍的毫无意识一般的蹭一蹭人的手指——然后一舔。

许斌吓得差点没跳起来:“它它它把我的手指当作它妈的ru头了∑∑∑∑∑”

柳非抱着猫妈妈回来的时候,一群糙汉已经被小奶猫彻底的俘获了。只见袁柏清非常非常非常严肃的把许斌拉到一边:“如果我们跪下来求队长把它们留下来的话,队长会不会同意啊?”

柳非冷不丁在旁边插了一句:“我听说闷骚都是猫控来着。”